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无障碍浏览 繁体 简体
网站访问量: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>> 林业信息>> 对外交流
用我一片心 护这一片绿
发布时间:2013-12-02    字号:

我叫崔玉国,来自泰山林场天烛峰管理区。参加工作17年来,我先后担任林业测报员、技术员和分管林业的副区长,一直工作在林业工作的第一线。17个年头,6000多个日日夜夜,林场的沟沟坎坎留下了我的足迹,世人崇拜信仰的泰山,见证了我的成长,作为一名泰山人,我感到光荣自豪。

1997年,我从北京林业大学毕业来到泰山林场樱桃园管理区,担任林业技术员,主要从事营林和病虫害测报防治工作。刚参加工作那会儿,正赶上管理区大规模修枝间伐,搞病虫害防治,当时我带领几十名民工在山上施工,一住就是一两个月,雨天帐篷进水格外潮湿,大风天有时风会把帐篷掀翻,晚上睡觉,老鼠在身上窜来跳去,有的甚至爬到脸上,只能用被子把头蒙起来。两个月下来,身上被蚊子、跳蚤咬的全身是包。晚上,从山上远眺泰城,城内灯火阑珊,想想自己,不禁心里难过,思想上有了波动,总觉得当初的人生理想和现实差距太大,很难接受。
    2000年进行森林资源二类调查时,家属快要临产,因工作需要,无法下山照顾,有一次她去市场买菜,因路上湿滑摔倒,做了保胎所幸孩子没事,当时家属没敢对我说,怕我分心,后来孩子出生后才跟我提起。有时晚上回到工队,“老林场”们会给我讲五、六十年代造林的事,和他们当时吃的苦、受的罪相比,我觉得自己这些都不算什么,那时候越下雨他们越往山上跑,因为雨季造林成活率高。他们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守护者泰山、装扮着泰山,我没有理由不把老一辈留下来的森林保护好,传承好。我清晰的记得,有位林场的老领导语重深长地对我说,要干好林业工作,就得有老鹰的眼、兔子的腿、骆驼的胃。我深深地记得这句话,为此,我踏踏实实地向“老林场”们请教,让他们带着一个小班一个小班地跑,熟知每个林片的情况,每个山头、山沟的名称,并认真做好记录,这样的手记我记下了十几本,几年下来我跑烂了十几双鞋。有时上山时还是晴天,等上去后又下了大雨,被雨淋是经常的事,慢慢的我成了林区的“活地图”,也渐渐对山林有了感情,一天不上山就觉得少了些什么,心里空落落的,这些心血没有白费,这为我以后的工作奠定了基础。
    2004年,组织上提拔我到红门管理区担任了分管林业的副区长。从专管一项工作到主管一个林景区的林业工作,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,需要思考的问题更多了,压力也更大了。在红门工作的两年里,我一如既往地将全部精力倾注到这片山林,坚持到工作一线,泡在工队、盯在现场。2005年春季,3000亩中日合作造林项目全面展开,红门管理区承担300余亩的造林任务。这项工作时间紧、任务重、要求高、意义大。为圆满完成任务,我天天盯在现场,督促进度,严把质量,20多天栽种侧柏苗40000余株,成活率达98%以上,从造林进度到成活率都为其它单位做了表率,受到林场和市林业局的好评。
    2006年,我因工作调整,来到了天烛峰管理区。天烛峰是泰山林场的第三大林景区,面积22000余亩,营林任务也更加繁重。记得2010年春,泰山封禅大典实景演出即将迎来首演,林场把剧场内外30000多平米的绿化任务交给了天烛峰管理区,此时距首演时间已不足50天了。封禅大典实景演出是我市重点文化产业项目,剧场内外绿化美化直接影响到演出效果。作为绿化工程负责人,从劳动力的组织到花卉树木的选择,从场地整理到挖穴栽植、浇水喷水,都要亲自安排。春季风大干燥,在室外工作,喝不上水,嘴唇很快就干裂脱皮,生生的疼,但我已经顾不上这些了,因为时间、任务都摆在那里。50天里我没有休过1天班,吃住在工地上,晚上客土平整场地,白天调拨栽植苗木,不分白天黑夜。那段时间,人晒得更黑了,脸上脱了几层皮,经过50个昼夜的奋战,先后栽植各类苗木花卉2万余株,铺植草皮5000余平方米,客土3000立方。《中华泰山•封禅大典》首演的那天,我清楚的记得是4月27日,那天我没有看演出,远远地望着亲手栽下的花木,在剧场璀璨灯火的映衬下,美丽极了。这时我觉得这些日子的辛苦没有白费,心里感到自豪和欣慰。
    近年来,为全力降低泰山森林火险隐患,林场连续下达偏远地段的修枝间伐任务,工作任务量大,时间紧,要求高。这些地方人迹罕至、地势险要,最近的一片距离工队驻地也有近5公里的山路。面对艰巨的任务,我下定决心,带领技术人员和施工队伍一起吃住在山上,现场指导,跟班作业,深怕工人因为拿不准技术要求,砍错了树,修错了枝,造成森林资源损失。修枝间伐林片不集中,我每天在几个工地之间穿梭,即使住在山上,从一个林片赶到另一个林片也要走两、三个小时,有时只能带着饭边走边吃。经过近两个月的奋战,顺利完成了任务,通过了验收。
    每年的防火期到来前,管理区都要进行大面积可燃物清理。今年雨季降水量大,草灌长势茂盛,清理难度大,费工费力。为了提高效率,我到处咨询,上网查阅可以适合山上割灌的机器,后来经与厂家多方联系,选定了一种便携式割灌机,起初厂家提供的刀片较薄,不太适合山上作业,经常发生卡住或者崩坏的情况,对此,我跑了多家市场,挑选合适的刀片,并对机器的背负形式进行了改进,使其更加适应山地作业。机器投入使用后,一台机器一天就顶七八名壮劳力的工作量,提高了工效,节约了资金,受到了施工队伍的一致好评,并迅速推广应用。
    在天烛峰工作的七年里,我踏遍了林区的沟沟坎坎,累计组织完成修枝间伐12000余亩,病虫害防治8000余亩次,林地可燃物清理15000亩次。工作之余,我不断学习业务知识,提高业务水平,先后在国家、省级林业科技期刊发表论文10余篇。《石血人工驯化栽培技术研究》获泰安市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。
    由于常年奔波在外,跋山涉水,我左腿半月板严重受损,在2011年不得不做了半月板摘除手术,现在只要是运动量过大就会酸痛,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因为这个耽误工作,因为我对这项工作的热爱已经超过了一切。
    这就是我的心声,用我一片心,护这一片绿。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版权所有:重庆时时彩五星软件 鲁ICP备06022062号 制作维护:山东省林业信息中心
技术支持:山东政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:济南市文化东路42号 邮编:250014 Email:sdly7833@sina.com